早報首席評論員 沈彬
  這幾天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新媒體《上海觀察》連續刊發了《公務員:這一年少掉的福利》、《公務員隊伍開始動蕩了嗎?》等系列文章,1月13日又發表了一位上海市原市級機關80後公務員自述辭職心路歷程的文章。這位80後,研究生畢業後當上了公務員,自稱很努力,但收入7年沒漲,職級7年沒變,學會的能力是“聽話加寫報告”。反觀其本科畢業十年的同學:“談到買房,看的都是600萬以上的級別。提起股票,賬戶里至少7位數。”他在選調證券監管、國資管理等部門不成功之後,選擇了辭職。
  這是一個鮮活的案例,主人公直截了當地談著現實的個人利益,沒有用假大空的話粉飾,因此引發了輿論的熱烈討論。
  其實,中央“八項規定”執行一年有餘,其間又推出多部約束黨政機關工作人員各項行為的具體禁令,導致不少地方公務員的購物卡等“福利”銳減。1月9日的《新京報》報道稱,一對江西公務員夫婦工資加起來每月約有8000元左右,但所在的系統頗有“油水”,原先憑他們收到的購物卡和高檔煙酒,加上單位發放的日常用品,兩人日常生活開銷幾乎不用自己花錢。但執行八項規定和相關禁令一年之後,一些福利取消了,原本的隱性收入也因為高壓政策不敢收了。於是,夫妻倆開始商量離職的事。再有一則流傳頗廣的“故事”:一對新晉小公務員夫妻貸款買房,月供七千多元,他們的想法是自己的陽光工資用來養房,灰色收入用來供生活開銷,但工作半年來,適逢各項禁令推出,導致家庭入不敷出,得靠老家爸媽寄錢接濟,如今這對男女即將分手。
  個案的真實性很難確認,但在這個年關時節,不少公務員家庭的確清鍋冷竈,休說購物卡,連發一張賀年卡的福利都被禁了,失了往年的熱鬧。於是,這幾天公務員們一波波在媒體上撒嬌哭窮。
  其實,評判這個事無非堅持兩個維度:其一,從法治的維度看,之前公務員的灰色收入就不應該拿。特別是基層執法、窗口單位,他們的“油水”直接來自底層公民、企業的主動賄賂或被動盤剝,那就是違法,那就是腐敗,失去了“油水”沒有什麼值得同情的。
  其二,從市場的維度看,真正發揮人力市場對於人力資源的決定性作用,讓物質要求高、甘冒風險者自願離開公務員崗位,施展個人抱負,這對政府、對個人都是好事。
  高風險者高收益,低風險者低收益,這是基本的經濟規律。哪裡有既保險又有高收益的“鐵桿莊家”?其實,公務員職業的本來面目,或許就是享有社會中位數收入的穩定職業。“腰纏十萬貫,騎鶴下揚州”,發財又當官,輕鬆又體面,八面威風又十面玲瓏,這些公務員職業過去有的特點,只能說明之前的公務員收入不正常。就像那位辭職的公務員,將自己的收入預期放在金融高管的水平上,要買600萬元的房子,那麼他註定是欲壑難填的。
  有人也許會說:目前的反腐手段是否過於“激進”,直接危及公務員的基本生存權了呢?其實,我們不能全聽個別公務員在網上哭窮。可以看到,近年來參加公務員考試的人數年年爆棚,2014年參加國家公務員考試的考生達到150萬人,省級公務員報考人數也不低於此數。這數百萬考生的共同選擇是“不可能錯”的,他們對自己的前途有理性認識,也有廣泛的信息渠道瞭解公務員的真實薪酬待遇。目前,還有這麼多人願意擠破頭,向公務員崗位流動,就說明公務員的薪酬、福利以及職業穩定性等是具有綜合競爭力的,這不是個別公務員撒嬌哭窮能掩飾的。如果有些公務員真覺得活不下去,完全可以正常流動。
  一些公務員“撒嬌”,那隻能說明中央反腐手段“踏石有印,抓鐵留痕”,真正觸動了這個群體的不正當利益。這是好事。我們要警惕某些利益群體利用“優勢話語權”干擾中央的反腐工作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說:反腐敗要有“刮骨療毒、壯士斷腕的勇氣”。如今才到了“洗洗澡”的階段,一些人怎麼就受不了了?
  (原標題:公務員撒嬌要傾聽 但更要警惕)
創作者介紹

amanda liu

kuayelmduuos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